鹿茸sama

♯邦信♯ ♯私设♯
二十五芳华,跟随年轻君王征战四方,血染沙场,遍体鳞伤,背后一条条疤痕是我忠信的荣耀,放下儿女情长,只为给他打下如画江山。

“雏儿~”
这是我最后一次听见君主叫我。他喊雏儿那一声温柔的嗓音,如三月细雨四月桃花灼灼,不禁沉沦下去。我盯着他的瞳孔,还是那么深不可测,捉摸不透,却又好像在里面看到了从前,那时我们并肩作战,常常讨论军事到深夜里,直到有一天君主对我说:“重言,今夜大雨如注,你有旧疾在身,孤的营帐必是比你那暖和,不如你且留下。”
“你且留下”这四个字像重击一样,全身都酥酥麻麻的,大脑混沌的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:“好。”
接下来发生的事比帐外的暴风雨还要猛烈,可能这也是我一直想要的,才会答应的如此迅速,几乎不由自主的。那晚君主在我的身体上每个地方都留下了痕迹,我永远忘不了那一次次重击,君主迷乱的眼神,略带喘息的声音在我耳边说:“雏儿,孤喜欢你。”
后来,君主建了汉朝,如他所愿,坐拥着江山,我与君主的关系却不知为何越来越疏远,只是每到夜里极其难熬,我一遍又一遍自我满足着后庭,闭着眼回想着君主第一次说的那句:“雏儿,孤喜欢你。”后庭却怎么也满足不了,君主的那句话我一直一直回味着,直到睁开眼睛一片漆黑,一身汗意,一定是天太晚了,不然怎么这么寒。
这次君主来找我已隔一年之久,虽然我知道此番探访不同寻常,但听到他那一声“雏儿”,我好开心。
“这酒是沉年佳酿,孤特意为你带来的。”
我一饮而尽:“君主,这酒可真好喝,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的酒了。”
君主沉默下来,只是盯着我。
“信有一事相求。”头脑开始迷迷糊糊了。
“你说。”眼睛也看不清面前人姿态。
一直憋在心口的话终于要说出来。“你,有没有过……”
“嗯。”突然其来的一句打断,这么肯定,他一直都知道我的心思呢。
一定是酒喝的太多,狂笑了起来,咳咳,毕竟这是君主唯一一次赠酒予我,我太高兴了。

你是我梦里
陌生 熟悉
与众不同
你是我梦里
幻想 现实
不灭星空
陈粒《种种》